郑州春明商贸有限公司

郑州春明商贸有限公司热销产品:玫瑰精,龙胆紫,酞青绿,酞青蓝,碱性嫩黄,碱性品绿,油溶红,碱性橙,骨胶,氯化铵,硫酸钾,乙二醇,碱性紫,工业酒精,食用酒精,二氯甲烷,漂白粉,甲基紫,次氯酸钙,亚硫酸氢钠,氯酸钾,氯化钠,栲胶,硝化棉,二甲亚矾,氨水,液碱,结晶紫,活性白土,永固紫,荧光绿,荧光红,荧光黄,荧光蓝,纯碱,片碱,柠檬酸,硫酸铜,氯酸钠,丙烯甘醇,吊白块,阳离子金黄,直接冻黄,酸性黄,十二烷基苯磺酸钠,EDTA,二聚氢胺,聚乙烯醇缩丁醛,201甲基硅油,银朱,油溶苯胺黑,氢氧化钡,苯丙乳液,偏硅酸钠,蓝矾,消泡剂,柔性乳液,改性乳液,钛白粉,硅磷晶,医用淀粉等化工产品,欢迎洽谈合作!电话:0371-69082208 手机:13526663586

产品展示

搜索产品

类型:

春明概况


  郑州春明商贸有限公司位于河南省会郑州市。公司创建多年来,一直秉承“以人为本,诚信为商”的企业文化宗旨,坚持以“质量求生存”的发展原则和“创新科技,为您服务”的服务宗旨...更多

联系方式

郑州春明商贸有限公司
经理:13526663586 单经理
电话:0371-69082208
邮编:450000
邮箱:8663078@qq.com
网址:www.cmxx.com

反馈建议

国际化工新闻

您现在的位置: > 新闻中心 > 国际化工新闻
“左右”的价值
作者:www.cmxx.com 发布于:2015/4/10 11:14:28 点击量:
2014年,31个省份(不包括港澳台地区)有20个在GDP目标增速具体数值后加上了“左右”二字。比如,重庆、陕西、甘肃预计增长“11%左右”;江西、湖南、海南、宁夏预计增长“10%左右”;山西、辽宁、内蒙古、江苏、山东、四川预计增长“9%左右”;北京、上海预计增长“7.5%左右”。   使用“左右”有什么讲究,“左右”一般是怎样的区间?  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对于“左右”是怎样的区间,学界没有统一看法。他认为,各地GDP目标增速之所以多提“左右”,是因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,对未来经济发展存在不确定性。   2014年,全面深化改革会是一个重大利好,但与此同时,中国经济也面临很多严重问题和不利因素,比如产能过剩、环境污染、房地产风险、债务风险等。   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,“左右”除了折射出宏观经济形势,更体现政府发展理念的转变。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高级经济师祁京梅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“左右”二字在特殊时期有新的内涵。“如果说经济下行压力大,各地干吗不把目标定低一些?事实上,各地对经济增长还是有基本的目标,只不过这个目标不是‘铁板一块’,更有弹性,发展起来更有余地。”   “左右”带来更大发展空间   江西省2013年GDP增长目标是“10%以上”,2014年是“10%左右”。具体数值没有变化,从“以上”到“左右”,两字之差体现出怎样的转变?   江西财经大学江西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吴志军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说,“对于江西这样一个经济欠发达省份来讲,提出要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经济发展速度应该要高于10%才行。这是以前的思路。现在,整个国家的政策导向不再单纯追求GDP增速,而是更多追求经济发展的质量、追求结构调整。江西主动把速度降下来,有更大的空间和余地来调整经济结构,增强经济发展的质量。”   对地方官员考核体系的改进,被认为有效约束了地方政府过度追求GDP的行为。去年6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说,“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”。当年底,中组部发文要求考核不能唯GDP,增加质量效益和可持续指标,加强政府债务问题考核。   此外,中央有关政策,尤其是“去杠杆”和“去产能”任务目标的提出,也意在引导地方政府寻求更高质量的经济增长。   浙江省省长李强在该省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说,“坚持底线思维,坚持问题导向,主动把速度控制在合理范围内,主动把重点聚焦到提质增效上”。李强表示,把百姓增收、生态良好、社会平安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“底线”。   “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这么多年了,接下来的任务是要调结构,实现转型升级。在这个时期,要提高对经济降速的容忍度。”祁京梅说,GDP增速如果一定要达到某个固定值,反而约束了地方政府的发展。为了完成而完成,实际上就要牺牲很多其他的东西,比如环境代价。   “加上了‘左右’二字,宏观调控更灵活,更有弹性,根据实际情况,有一个合理的浮动区间,可以引导地方经济更健康、更积极地发展。过剩的产能、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的项目,就可以割舍掉了。”祁京梅说。   挤掉GDP中的“水分”   在祁京梅看来,“左右”二字的作用,除了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更大余地,同时也有利于统计数据的真实性。   “如果目标定得特别死,有可能造成虚假报账,为了完成目标而注加水分。加上‘左右’,地方在发展的过程中没有过多羁绊,有缓冲空间,出来的数据会更真实。”祁京梅说。   事实上,中国实行的是GDP分级核算制度,各省份GDP之和高于全国GDP是长期存在的问题。  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在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2013年地方GDP之和至少超过全国GDP数据6万亿。“这些数据都是官方公布的,会对中国政府的公信力、国际形象产生负面影响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GDP数据失真,会影响对宏观形势的判断,影响宏观调控的科学依据。在经济形势越来越复杂的当下,这个问题日益显得严重。”   蔡洪滨认为,GDP数据“打架”不是简单的统计工作的失误,更多的是体制、机制的问题,是地方政府政绩观没有调整过来。“在中国现行体制下,中央一旦定下目标,就变成了最低线,所有省份的目标都高于这个目标, 到市、到县再层层加码。有的脱离了一些地方的实际。”   事实上,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各方高度关注。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今年全国统计工作会议上要求,要尽快制定国家统一核算地区生产总值的方案和路线图;要根据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资料,结合GDP核算方法改革,修订2013年及以前年度国家和各地GDP总量,使之相衔接;严格核算2014年各季度及全年各地GDP总量和增速。到2015年,要正式实施全国统一核算GDP。

上一篇:循环发展的旬阳实践    下一篇:国外促进农业经济组织的发展政策与借鉴